今天是 八桂健康网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八桂健康网 > 地方资讯 > 区直 > >广西壮医医院院长韦英才在巴马国际论坛谈壮族养生

广西壮医医院院长韦英才在巴马国际论坛谈壮族养生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18

图为广西壮医医院院长韦英才。中新社记者杨志雄 摄
 
       养生,也称为摄生、道生、保生等,即保养生命。它是通过各种方法,颐养生命,增强体质,预防疾病,从而达到推迟衰老、延年益寿为目的一种医事活动。人的生、长、壮、老、已,是自然规律,但衰老之迟早、之长短,并非人人相同。懂得养生的人,经常采取一些有效方法来增强体质,延缓衰老,延长寿命。古人在长期的实践中对此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上升为理论。广西地处壮族聚居的南疆,壮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和同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本民族独具特色的医药体系——壮医药。并且,在医疗实践过程中总结出很多具有民族特色、行之有效的养生方法,而在壮族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中,也蕴含着内容丰富的养生保健习俗。
 
     1.理论基础
 
    大约在宋代之后,壮族就产生了阴阳概念。《广西通志•卷十六》(明)称:壮族民间“笃信阴阳”。通过阴阳概念,可以说明人与大自然之间的相互关系,解释人的生理病理现象及疾病的病因病机。壮医认为,大自然的各种变化及人体内部的各种变化,都是阴阳对立、阴阳消长、阴阳平衡、阴阳转化的反映和结果,人与自然之间,人体内部各组织器官之间,都讲究一种协调平衡关系。天地人三气同步,即人禀天地之气而生,为万物之灵,同时,人也受天地之气涵养和制约,天地之气为人体造就了生存和健康;整个人体可分为三部:上部天,下部地,中部人。人体内三部之气也是同步运行,制约化生,才能生生不息,从而达到天地人三气同步的健康境界,这种阴阳为本,天地人三气同步的天人自然观造就了壮族养生法的理论基础。
 
       2.居处养生
 
      广西地处亚热带,气候温暖潮湿多雨,地势不平,虫兽众多。广西先民为了适应当地的自然环境,在河畔、水田的台地上“依树积木”构建寮棚,继而创建离地而居的干栏建筑。《魏书•僚传》记载壮族先民“依树积木,以居其上。名曰干阑。干阑大小,随其家口之数。”壮族称房屋为“栏”,干栏建筑是用木或竹柱做离地面相当高的底架,再在底架上建造住宅,楼上住人,楼下养畜和贮存生产用器。这种建筑形式具有防潮防湿、防兽防虫、通风采光的特点, 对人体预防疾病十分有利。壮族的干栏文化是骆越文化特色之一。
 
      3.精神养生
 
      壮族每年的三月三歌圩,不仅是传播壮族文化的重要场所和形式,同时也是壮民们交流思想感情,保持乐观、开朗、豁达和良好心情的一种方式。广西巴马是国际自然医学会认定的世界五大长寿地区之一,那里不仅阳光好,地磁好,空气好,水质好,食物好,运动好,心态好,和谐好。而且长寿老人的人生理念为乐天知命、知足常乐、恬淡和谐,对生活无过高的欲望和要求。他们日出而作沐自然,日落而息享宁静,时常沉浸于一种怡然自得的愉悦心境之中。巴马各族人民十分注重人际关系。在巴马聚居着壮、瑶、汉等十多个民族,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尊老爱幼、热情好客、安居乐业。这种和睦不论是在村邻之间、朋友之间、家人之间、还是在各民族、各族群的人民之间,都体现出人与人之间团结协作、互相帮助、友好交往的人际关系。通过调神养生,使得形体健壮,精力充沛,形神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从而使身体和精神都能够均衡统一与和谐,有利于养生,促进健康长寿。
 
       4.饮食养生
 
       壮族喜食糯米,由糯米做出的食品形式多种多样,有红枣桂花糖糯米饭、南瓜糯米腊肉饭、竹筒糯米饭、粽子、糍粑、甜酒等。糯米味甘、性温,为温补强壮食品,具有补中益气、健脾养胃、止虚汗之功效,能够补养人体正气。壮族栽种的糯米有白、黑、红色,白糯米补脾气益肺气,而黑糯米以黑补黑(肾)和红糯米以红补红(心)的补益功效更佳。每年三月三歌圩(清明节前后),壮族地区都有食用五色糯米饭的风俗。这种分别用枫叶、红兰、乌柏树叶、黄姜、密蒙花或紫番藤等植物的根茎或花叶取汁制成的五色饭,不仅色鲜昧香.而且具有清热利湿、行气健胃等保健作用,现已成为壮族饮食文化中的代表性食品。
 
      壮民依山傍水而居,山珍野味易取,有喜食水产、山珍的习俗。且早就知道选用高蛋白的动物食品,“喜食虫,如蚯蚓、蜈蚣、蚂蚁、蝴蝶之类,见即啖之”。广西壮族地区,地处亚热带,气候温湿,特别适合植物生长,一年四季均有品种繁多的蔬果出产。壮族是培植和栽种南国各类瓜果的民族之一。在壮族的传统药膳中,常用瓜果作原料,制作出各种富于民族特色的瓜果类药膳。如菠萝盅(菠萝、香菇、粉条、瘦猪肉、虾米)、山楂糕、木瓜炖猪蹄等。壮医药膳是在壮医辨证配膳理论指导下,由药物、食物和调料三者精制而成,具有食品的色、香、味,虽然加入部分药材,但由于注意药物性味的选择及配伍,讲究烹调技术,因而壮医药膳大多美味可口,而深受人们的喜爱,特别适合于怕苦而不愿服药的儿童[4]。是一种既有药物功效、又有食品美昧,用以防病治病、强身益寿的特殊食品。
 
      5.运动养生
 
      壮族人民素来勤劳朴实,热爱劳动,生活恬谈而有规律。他们自少年时代起便长年参加各种体力劳动,活到老动到老,终生不止。壮族人民在长期的劳动生活中,因地制宜地形成了自己的传统体育活动——这些活动丰富多彩,既是劳动之余的文娱活动,也是壮族人民养生保健,增强体质的手段。比较喜闻乐见的传统体育活动有对山歌、打扁担、舞拜、打秋千、蹂风车、打磨秋、打滚石等。在节日里还有抛绣球、赛龙舟、拾天灯等传统健身活动。此外,民间壮医创编了具有独特保健功效的壮拳,体现了壮医“未病先防”的治未病医学思想。
 
      早在新石器时代,壮族先民就创编了原始的舞蹈。在广西花山地区的左江崖壁画上就描绘有集体练功场面。壁画绘制的人像正面多为头顶太阳,打开百会,与天气相接,两手上举,肘部弯曲成90°~110°,打开劳宫,与人气相接,两膝关节弯成90°~110°,半蹲状,打开涌泉,与地气相接。侧身的人像多排列成行,两腿向后弯曲,两手向上伸张。不管是正面还是侧面图,都似是一种练功引导动作形象 。这些练功导引可以调节天地人三气同步,振作阳气、健身防病,是源远流长的原始保健方法之一。
 
       6.医药养生
 
      壮医具有悠久的历史,早在商周时期壮族先民就发明了青铜针,用于早期针灸治病防病。如1985年在武鸣马头乡出土的两枚商周时期青铜针,证实了《黄帝内经》“九针从南方来”的历史记载。在壮族地区,年老体弱者,常以辟秽解毒或活血化瘀通三道两路之品垫席而睡。壮医还常选用药物佩挂于人体一定部位,利用药物的特殊气味,以达防病治病的目的。如佩挂勾办、红蓼、桐花、琼楠、婆罗门皂荚、古柯,有散寒、祛湿或清热、镇痛之效。慢性病、小儿体弱多病,选用馥郁透窜性药,以丝线串系,佩挂于颈项或戴于手腕,可开窍化湿,能辟秽祛瘴,防止毒邪侵入体内。有研究表明用含芳香解表、健脾开胃、清肺解毒之壮药研制成壮医花山药佩以预防小儿感冒,能有良好的效果[2]。逢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壮族家家户户都把新鲜的菖蒲、佩兰、菁蒿、艾叶等草药扎成药把挂于门旁或放置房中。并以这些鲜叶煮水洗浴,取菖蒲或艾扎成束点燃,以其烟熏屋并盛饮雄黄酒、菖蒲酒。壮族人民认为用这些方法能祛邪避瘴,并能祛湿毒,保平安。端午节这天,许多壮族圩镇都有举办药市的习俗,其中尤以靖西药市突出,药市上药摊连接,在街头巷尾,亭屋檐下,不下五、六百摊,草药的鲜采品种亦在百种以上,赶药市的人成千上万。因为壮族习俗认为:端午节的草药根壮叶茂,药力特别大,游药市可以饱吸百药之气,达到预防疾病的目的。
 
      总之,壮族养生保健方面的方法和习俗,是壮族人民在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下,经过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逐渐摸索总结出来的,有着丰富的内容和鲜明的民族特色,它渗透在壮族人民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生活方面,为祖国民族文化和民族医药的发展作出了多方面的贡献,在过去、现在乃至将来,对维护人们健康都有积极作用。
 
      广西壮药医药发展概况
 
      广西简称“桂”,又称“八桂”,南临北部湾,面向东南亚,与越南接壤,东邻粤港澳,北连华中,背靠大西南,是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通道,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和泛北部湾经济圈的前沿,南宁为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主办地。
 
      广西居住着壮、汉、瑶、苗、侗、仫佬、毛南、回、京、彝、水、仡佬等12个民族,壮族是全国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民族。全区总人口达5428多万,少数民族2100多万,占总人口的38.4%、全国少数民族的23%;其中,壮族1800多万,占全区总人口的33%、全国壮族的90%;聚居在我区的瑶族140多万,占全国瑶族的60%。
 
      广西壮、瑶等民族医药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内涵。 据考证,广西武鸣县马头乡西周古墓出土的青铜浅刺针和贵港罗泊湾汉墓出土的银针,为我国年代较早的金属医针,是《黄帝内经》“九针从南方来”有力见证。北宋时期广西宜州《欧希范五脏图》开辟了世界人体解学的先河。壮医草药内服、针刺、火灸等十多种诊疗技法,在唐宋时期已经形成。广西中草药民族药物种基源达4623种,居全国第二位。近30年来, 广西民族医药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为维护群众的健康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一、广西民族医药基本现状
 
      广西民族医药全面发掘整理研究工作始于20世纪80年代,经过20多年的努力,广西壮、瑶、苗、侗、仫佬、毛南等民族的医药经验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掘整理,尤其是壮医药、瑶医药的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1、壮瑶医药理论体系初步形成
 
      壮、瑶族在历史上没有形成规范通行的文字,壮医药、瑶医药长期以口耳相授的方式在民间流传,没有得到文字上的整理和形成完整、系统的理论体系。因此,完善理论体系是发展广西壮、瑶等民族医药的切入点。近年来,全区发表了500多篇民族医药学术论文,出版了《广西民族医药验方汇编》、《中国壮医学》、《壮族医学史》、《中国壮医内科学》、《中国壮药学》、《中国壮药志》、《中国壮药原色图谱》、《常用壮药生药学质量标准研究》、《壮医药线点灸疗法》、《壮医针挑疗法》等一批学术专著,编写了《壮医药学概论》、壮药资源学》、《壮医方剂学》、《壮族医学史》、《壮医外科学》、《壮医药线点灸学》、《壮医伤科学》、《壮医基础理论》、《壮医内科学》、《壮医妇科学》、《壮医诊断学》等壮医药主干教材。 除壮医药外,瑶医药出版了《中国瑶医学》、《中国瑶药学》等专著,以这些论文、专著为主要载体,壮瑶医药理论体系初步形成。
 
       2、民族医药技法得到较系统的整理和推广应用
 
      近年来,我区对壮医诊疗技法进行了较系统的整理,目诊、经筋推拿、药线点灸、刮痧排毒、药罐拔罐、针挑、刺血、火针、药熨、药浴等疗法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应用,被列为广西中医药管理局面向全区推广的适宜技术。尤其是壮医药线点灸疗法,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为在全国城乡推广的适用诊疗技术,在国内多家医疗机构得到推广,并传播到国外及港澳地区,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近年来,自治区中医药管理局出版了《中医壮医临床适宜技术》,这些标准规范对推动我区民族医药发展发挥了很大作用。
 
       3、民族药资源得到有效保护和开发利用
 
       广西素有“川广云贵,地道药材”之称。中草药品种就达4623种之多,(其中植物4064种,动物药509种,矿物药约50种)在全国名列第二。其中壮医常用的药材就达两千多种,如田七、罗汉果、肉桂、八角、金银花、蛤蚧、蚺蛇、葛根、花粉、广豆根、广西血竭、广金钱草、扶芳藤、大黑山蚂蚁、木棉花等。多年来,广西药用植物园对民族医药资源进行了有效的迁地保护。目前该园已建成了旅游科普园和种质保存园共1450亩的活体保存园,是目前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种植药用植物品种最多的专业性药用植物园,被誉为“亚洲第一药园”。同时,通过在全区设置自然保护区,对民族医药资源进行原地保护,目前广西全区经区划的自然保护区共64个,总面积17886.4平方公里,其中汇聚了大量中草药民族医药资源。如龙胜花坪、兴安猫儿山自然保护区,药用植物中类分别占林区植物的44%和33%。在民族药资源保护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
 
      50年代中期,玉林制药厂率先靠“正骨水”和“云香精”这两个壮成药起家,随后的“消石片”,“鸡骨草胶囊”,三金药业的“三金片”,花红药业的“花红片”,圣特药业的“救必应胃痛片”和“小儿渗湿止泻散”等,这些国药准字号的名牌产品均来源于壮族的民间验方研制而成。近年来,由广西民族医药研究院、广西壮医医院和广西圣特药业联合研发和生产销售的壮药制剂武打将军酒、肝舒胶囊、痛风立安胶囊、抉正胶囊、排毒胶囊、解毒生血颗粒等己开发成功并向全区壮医专科平台推广使用。
 
      4、民族医药临床服务能力不断提高 
 
      近30年来,广西不断加强壮瑶医医疗保健服务体系建设,壮瑶医药服务能力和可及性不断提高。“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各级政府共安排广西中医药、壮瑶医药专项资金4亿多元,有力地促进了全区医疗服务能力的提升。至2013年底,广西拥有1800家中医民族医医疗机构,每万人口中医民族医床位4.23张,中医药壮瑶医药年总产值406亿元,分别完成2015年预期目标的94%、80%和97%。全区基本建立了覆盖城乡的中医药壮瑶医药事业服务体系,服务体系已从医改前全国排位倒数第二进入到中等偏上水平。此外,广西成为全国基层中医药民族医药服务体系建设步伐最快的省区之一。2000年以来,广西崇左市、靖西县、富川瑶族自治县等民族聚居地区先后新建或增挂了14所壮医医院、瑶医医院,自治区壮医医院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为十一五期间全国十家重点民族医医院之一。
 
      广西高度重视壮、瑶医专科专病建设及特色技法、方药的推广应用。壮医风湿病专科、壮医筋病专科、壮医目诊、壮医肿瘤科等列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一五”“十二五”民族医重点专科专病(建设)项目,专科效应就正逐步形成。目前,广西正在开展县级中医民族医医院壮医平台建设,全区共有40家单位为建设单位,我院为指导单位,各建设单位的壮医药服务能务正在稳步提高。  
 
      5、民族医药人才培养实现多层次化
 
     千百年来,民族医药人才培养主要采用师徒授受方式。近年来,广西中医学院壮医药学院、右江民族医学院、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培训部等开展了不同层次的民族医药教育,培养了一批不同层次的民族医药技术人才。
 
      ⑴本科教育  2002年,广西中医学院首次设置5年制中医专业壮医方向本科班,招收学生26 名。 2005年,在原壮医系基础上成立壮医药学院。壮医本科教育取得了积极成果。到目前为止,共培养壮医文科生528名。百色医专1978年更名为右江民族医学院,1993年成立民族医学教研室,在学生中开设民族医药课程,近年来,不少毕业生因 拥有民族民间医技特长而拓宽了就业渠道,受到用人单位和群众欢迎。
 
      ⑵研究生教育  1985年,广西中医学院招收了第一批中医学史专业壮医史方向硕士研究生2名,由著名的班秀文教授担任导师。目前,广西中医学院、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共有壮医药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 20多名,在读壮医方向研究生数十名,毕业研究生数十名。
 
      ⑶短期非学历教育  广西民族医药研究院培训部举办了100多期民族医药培训班和函授班,共培训学员8000多人次。部分市县在进行乡村医生培训中,把壮医基础理论、壮医诊疗技术、民族医治疗疑难杂症、民族药知识作为培训内容,培训乡村适用民族医药人才。
 
      ⑷继续教育:2005~2006年,自治区人事厅、自治区卫生厅主办、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承办了两期民族医药高级研修班,参加学习的学员共80多名,2006年,经自治区卫生厅批准,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举办了多期继续教育学习班,提供民族医药继续教育服务,提高在职人员的民族医药诊疗水平2007、2008年,自治区卫生厅农卫处委托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开展大规模的新农合项目乡镇卫生院民族医药骨干人才培训。近5年来,我院承接了16项相关部门委托的培训项目,培训了719名民族医药人才。
 
       6、民族医药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高
 
       国家科技部1985年批准建立了以壮瑶医药为主要研究方向的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目前,全区已经建立了一批壮、瑶医药科研机构,通过联合国内外高水平的科研院所,组织开展了多项研究项目,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提升了广西防治重大疾病和基层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水平。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广西下拨专项资金2125万元,引导企业等投入1.85亿元,推进中医药民族医药继承创新体系建设。组织开展中医药壮瑶医药领域的77项自治区级和181项厅局级课题研究、西南濒危药用资源开发国家级工程实验室、16个重点学科(含培育学科)建设、12个国家中医药三级实验室建设、扶阳法学术流派等4个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研究室、中药药效研究等7个自治区重点实验室和4个自治区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建设及壮药产业化工程等8个自治区民族医药平台建设计划,共获中药壮瑶药新产品10个、国家新药批准文件3个、专利20件,建立新工艺10个、标准40项。全区民族医药机构共中标各级各类民族医药科研课题约800多项,其中,包括国家攻关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科技部课题、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课题、自治区卫生厅课题,自治区科技厅课题。共获科研成果50多项,其中,省部级奖6 项,厅局级奖15项,其它奖3 项 。获全国民族医科技进步一等2项,自治区科技进步二等奖4项,广西适宜技术推广奖二等奖4项,其它奖项20多个。
 
      7、壮瑶药标准逐步制定和实施
 
       2008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举行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壮药质量标准》(以下简称《标准》)颁布发行仪式。《标准》的制定施行,标志着几千年来壮药无法确定技术依据的历史结束。标准由广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牵头,编制了《广西壮药质量标准》第一、二、三卷,共收载壮药材品种500多个,并对95个壮医药常用相关的理论及其名词、术语进行了规范化表达。《广西瑶药质量标准》(100多个)也通过了专家审定。该项研究成果应用于整个医药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结束了广西壮瑶医“有医无药”的历史,为壮瑶药的研发、生产、经营和使用提供了法律保障,“广西壮药质量标准体系”作为极为重要的法定技术标准文件,是广西争取将壮药早日纳入国家民族医药体系的地方民族药法典。
 
       8、壮医专业医师资格考试(试点)顺利开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颁布实施后,我国藏、蒙、维、傣医均进行了民族医医师资格考试。壮医当时限于理论体系尚未进行深入挖掘、整理等原因未能开考。2005年以来,随着壮医医、教、研工作的不断深入,壮医理论体系基本形成,广大壮医药工作者要求开展壮医专业医师资格考试的愿望愈来愈迫切,壮医专业医师资格考试开考前论证及准备工作步伐加快,该项工作得到了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大力支持。在这种背景下,自治区卫生厅积极申请将壮医专业医师资格考试纳入国家中医师类别医师资格考试,于2008年在广西开展国家中医类别中医(壮医)专业医师资格考试试点工作, 全区有470多名有规定学历的考生参加考试,其中,129名考生获得执业或助理执业资格。至今壮医开考已进入第7年,近3000多名考生参加考试,800多人取得执业或执业助理资格。
 
      9、壮瑶医药文化建设与学术交流得到加强
 
      近年来,广西加强中医药壮瑶医药文化建设及科普活动,组建和培训科普巡讲专家119名,深入开展千场中医药壮瑶医药科普讲座和义诊活动,举办科普知识讲座1085场、义诊咨询734场,受益群众21.9万人次;并推荐“靖西壮族端午药市”和“金秀瑶族医药”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举办2013中国—东盟传统医药高峰论坛和第五届中国(玉林)中医药博览会,同时,中国—东盟传统医药交流合作中心在广西设立得到国家批复。
 
      10、《广西发展中医药壮医药条例》颁布实施和壮瑶医药振兴计划政策相继出台
2008年11月2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广西发展中医药壮医药条例》,作为省区级民族区域自治地方法规,该条例对发展壮医药作出了明确规定,同时规定广西其它民族医药参照本条例执行。该条例的颁布将为广西民族医药的发展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
 
      2011年12月5日,时任自治区主席马飚主持召开自治区十一届人民政府第96次常务会议,研究加快发展中医药民族医药、等工作。会议审议通过《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加快中医药民族医药发展的决定》、《广西壮族自治区壮瑶医药振兴计划(2011-2020年)》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医药民族医药发展十大重点工程实施方案(2011-2015年)》。会议指出,加快发展中医药民族医药对于深化我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具有重要意义。要以整合资源、繁荣事业、做强产业、弘扬文化为主线,以发掘整理传承为基础,以创新为动力,实施壮瑶医药振兴计划以及中医药民族医药发展十大工程,推进广西壮瑶等民族医药全面发展。

关注八桂健康网微信订阅号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八桂健康网微信订阅号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八桂健康网”或“bgjkwang”

关于我们广告投放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诚聘英才成为会员版权声明热线:0771-2442599

桂ICP备14003465号-2 本网站提供的医疗资讯,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QQ:2982249

Copyright 2016 www.bgjkw.com, All Rights Reserved